您现在的位置:天津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 管理学系>> 人文感悟>>正文内容

手握咸鱼,你为何还在坚持梦想?

王尔德说:“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群人最需要梦想的话,那么他们一定是生而被打上“平凡”和“普通”的字眼的那群人——

 

越是平凡和普通,我们就越需要梦想。

 

约在三个月前,我被拉进了小学群。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仿佛一下子又聚集在了一起开始延续那段美好的时光,但集体“奔三”的我们,早已不敢再自称无忧无虑了。他们曾经是我最熟悉的一群人。

 

如今,大家顺理成章从父辈手中继承并接过普通和平凡的标签,因陈传统波澜不惊地生活着。从始至终,握在我们手中的,不是一柄金灿灿的汤匙,而是一块硬邦邦的咸鱼干。

 

也正是这样一群人,让我真正感受到了所谓的梦想的力量。

 

群主黄鹂小姐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生活的重心在家庭和孩子之间周旋辗转。

 

有次聊天,她说想要在市里买套房子,不想一辈子困在这个小县城的城中村。“你看,首付50万的话……”她一门心思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想让两个孩子享受到最好的教育环境和资源。当这个宏大的目标出现在她平静的生活里的时候,我能感觉出她的兴奋和挣扎,最后她说:“最起码,心里得有个目标不是吗?哪怕够不到,也要踮起脚尖伸直手臂够一够。毕竟,我们还这么年轻。我不想让孩子再走我们走过的路。”

 

我和黄鹂小姐是发小,关系一向很好。记得大二寒假那年,我们几个在村边她家门口放孔明灯,捣鼓了半天也点不着固体酒精,最后只能用裹上餐巾纸的办法才勉强点着了酒精块。接下来就是静静欣赏孔明灯慢慢升起越飞越远的美好时刻了,谁知道点着后刚升起来不到十秒钟,灯就挂在树杈子上被戳了一个窟窿烧了起来。我们几个人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现在想来,我们何尝不是那只孔明灯?

 

努力挣脱地心的引力,想要往更高更远的地方飞。但现实世界里,总会有这样的枝枝桠桠,磕磕绊绊挡在中间,让你不断受挫,不断跌倒,不断重新来过。

 

 

可两者却又是不同的。

 

人和孔明灯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灯被点着了,破了一个窟窿就永远无法再飞起来,人不一样,只要你敢一次次跌倒和受挫之后重新站起来,你就能逐渐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黄鹂小姐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女生,但她试过各种办法让自己的生活不沦为一潭死水。支撑她的没有来自家庭的后盾,没有来自生活的惊喜,也没有来自朋友的鼎力,她所能依靠和仰仗的,只有那一丝信念和梦想。

 

对于她,对于大多数的我们来说,除了梦想,我们一无所有。

 

所以每一个根植于内心的梦想,都值得我们去据理力争。身体可以遍体鳞伤,但饱经风霜的枝干只会让心里开出的花朵愈发明艳。

 

我们要守护的,是心中的那朵用梦想浇筑的花。

 

因此,一旦有了梦想,就不再是一无所有的平庸之辈。

 

 

橡树先生是我的老大哥,也是我最要好的哥们儿。

 

当初在学校我俩当着全班人打架,我还和另外一个同学把他摁在学校花池边上脱了他的裤子,坏小子们就这样稀里糊涂长大了。那年冬天,大年三十早上五点,橡树先生骑着摩托车带着我来回开了几十公里去姑姑家接小弟回家过年,我把小弟裹在我俩之间,他说:“放心,我稳着点开,你们在后面睡觉都没事。” 

 

我当然不敢睡觉,但这句话带给我的温暖却足以驱散寒冷和让我信任他说的话。

 

中专毕业后,他做起了建筑装修。前两天我看他发朋友圈,照片是一张大楼的骨架图,他配了一句话“这架(子)搭的真规矩。” 而不是“买一套这房子该多好。”

 

有时候我在想,像橡树先生这样肯出力气踏实能干的男人,每天上下班,偶尔和同学举个场子打打扑克喝点小酒,到县城里唱唱歌吃顿烤串儿,看到搭建的干净利落的工地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同时爱自己的媳妇儿和孩子——这未尝不是一件美好?

 

如果一个人世界的全部就是,看到一间房子,一辆车子,一件好看的衣服就满脑子想的是占为己有不劳而获——对物质如饕餮般毫无节制地追逐和膜拜,这样的人生一定是非常无趣的,因为缺乏审美和自省。

 

 

橡树先生说,在家里盖一间平房要二十万,像样点的要再贵一些。从买摩托,到装修新房,到结婚生子,再到每一件大家具的添置,以及他最近在原来房子的基础上起的二层小楼……这些都是他梦想的一部分,就像当初他说的:“只要用劲儿干,别人有的咱都能有。”

 

他的这种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寻梦之路时常让人惊艳和感慨——他是少有的既懂得审美又处处流露出一种自省的那种人——不是所有的梦想都是用来让自己变得富有和权力,梦想是照进现实用来丰满生活的重要部分。

 

有了梦想的平凡和简单生活,就像有了阳光的森林,就像有了花朵的庭院,就像有了承诺的爱情。它只是多了那么一丁点的不同,就扭转一切颓势,峰回路转,它不仅仅是锅瓦瓢盆,更是风雨港湾;它不仅仅是零星琐碎,更是人间烟火。

 

如果梦想不能照亮未来,那么,就让梦想照进当下。

 

未来从来不是一个很远的地方,很多人都盯着未来,但很少有人愿以熬粥一样的耐力和恒心经营好当下的分秒。

 

 

树洞先生从上海回来以后,就一直在家里工作。

 

上一周他在群里发照片,跟几个哥们儿在家里打牙祭。他酿了一坛蝎子酒,说对治疗风湿有奇效。我俩同岁,每次我问他为什么还不结婚的时候,他总是含混其辞跟我说:“你不是也没结婚的嘛,跟你搭个伴儿,省得你孤单。”他绝不是一个破罐子破摔的人。为了给老爹治病,他前后花掉二十多万,但我从未听见过有过一句抱怨,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哥,今年过年回家来家喝酒啊,菜都准备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身上你总能看到生活全部最原始的样子。

 

今年双十一大战,我们在群里叭叭讨论,树洞先生让我帮他打听北京的顺丰今年快递招不招人。“不怕苦不怕累,现在的情况,得多赚一些钱。”

 

后来我一个人常常在想:树洞先生的梦想可能就是赚钱吧,给老爹更好的物理治疗,将来娶个媳妇儿,装修一下房子,然后本本分分过自己的生活……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是很少为自己活着的。

 

我们为了亲人,为了爱的人活下去,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念才萌生出了很多伟大的计划和梦想,吴念真说:“知识不仅仅是用来牟利的,它更应该用来奉献和造福别人。”

 

梦想也是如此,有许多梦想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多么体面和富贵,它的存在可以支撑我们在惨淡的时光中甘之如饴,为我们身边的人创造现世安稳和岁月静好。

 

今年回家我一定会和树洞先生喝一次酒,酒杯相碰,绝不是北岛口中“梦想破裂的声音”,而是梦想破壳而出的青春炸裂的清越之音。

 

 

白云小姐和柿子先生呢?两人外出打工,他们的梦想可能小到如果能在某个下雨天不用上工躲在小屋子里吃一顿火锅享受片刻的惬意;

 

石榴先生呢,他在镇子旁边开了家理发馆,他的梦想也许是周围十里八村的人都在他的理发店理发;

 

芋头先生呢,他和我一样是北漂一族,昨天他说他和女朋友订婚了,他的梦想也许是在北京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尽快获得自己的第一笔风投资金,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当一个成功的创业者……

 

生活不会拖累每一个梦想。

 

事实上,真正的梦想都是在无比艰辛和枯燥乏味的日常中得以完成的,梦想同时也不会挑剔拥有者,不会因为你手里拿着的是咸鱼干而他手中握着的是金汤匙而分别对待。总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改变和做得更好,也总有什么让我们心怀梦想负重前行……

 

一个真正的旅行者是不会一直低头走路而不去仰望星空,一个真正的插画师绝不会因为生活的而忽略其中的美好,一个真正的舞者也绝不会把自己局限在舞台的方寸之上。
 

同样的,一个真正人爱生活的人,是绝不会一味抱怨而放弃美的愿景和梦想的召唤——从一根竹笋、一颗蚕蛹、一朵花苞开始,我们终将和梦想殊途同归会师在生命最美好的节点上——我听说,山雨来时,大风满楼;我听说,彩虹之下,阡陌纵横;我听说松涛絮语,千仞绝壁——我也听说过,就算手握咸鱼,心中也要怀揣梦想。

 

因为,梦想来时,所有的平凡也必将得以正非凡之名


[打印文章]
通讯地址: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学苑路167号 邮编300270  联系电话:022-63305281(院长办公室)   022-63306330(招生办公室)
版权所有: 天津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 网络信息中心 制作维护   津ICP备:14001585号-2 津教备:0614号